当前位置: 主页 > 鄂式破碎机厂家 >

对发达国家塑料垃圾说“不”

发布日期:2022-05-02 13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着民众环保意识的提高,发展中国家纷纷开始对发达国家的这种“甩锅”行为严正说“不”。

  2019年,发生在东南亚多国的“洋垃圾”拒收事件,犹如一部连续剧,今天看来依然触目惊心——5月,马来西亚宣布将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日本、美国等国家;6月,菲律宾坚持将69个装有违规进口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,为此不惜与加打“外交战”;7月,柬埔寨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,表示让它们“从哪里来回哪里去”。

  多年来,一些发达国家出于对处理成本等因素的考虑,将本国产生的固体废物包括塑料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。但随着民众环保意识的提高,发展中国家纷纷开始对发达国家的这种“甩锅”行为严正说“不”。

  研究表明,全球塑料垃圾产生量与各国经济发展水平有着直接关系。据统计,美国、英国、科威特、德国、荷兰、爱尔兰等经济发达国家人均塑料垃圾产生量最高,其中科威特是人均塑料垃圾产生量最多的国家(人均0.69 千克/天),美国也以人均0.34 千克/天的塑料垃圾产生量位于世界前列,而印度、莫桑比克等国家人均塑料垃圾产生量则仅为0.01千克/天。总体上,经济发达国家人均塑料垃圾产生量远高于经济欠发达国家。

  美国国家科学、工程和医学学院2021年12月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自上世纪60年代起,美国的塑料垃圾总量连年增加,2016年约4200万吨,居世界第一,比欧盟所有成员国同年制造的塑料垃圾总和还要多。

  如此多的塑料垃圾,流向何方,怎么处理?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子刊《科学进展》杂志曾发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美国2016年制造的塑料垃圾中只有不到一成被回收,海量垃圾被运往发展中国家,这一做法已持续30年之久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为阻止危险废物流向发展中国家,《巴塞尔公约》应运而生。这部经常被视为固废贸易指南的国际公约,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,但约束力有限。全球固废贸易包括危险废物的跨境转移仍然普遍。其中,废塑料是贸易中的重要固废品类。

  依据联合国Comtrade数据库,清华大学通过收集废塑料(主要覆盖商品品类为HS3915及其4个子类)十余年来的贸易流动数据分析发现,长期以来,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俨然成为了“世界的垃圾场”。随着废塑料一起涌入的,是严峻的环境污染转移。

  2017年,中国发布《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》,明确提出分批次逐渐禁止各类洋垃圾进口。8月,中国宣布从2018年开始禁止进口4种、24类固体废物,其中首批禁止的便包括生活源废塑料。

  与废塑料进口禁令实施前的基准情景相比,2018年,中国进口总量下降95%,全世界废塑料出口总量下降47.9%。出口国被迫另寻出路,马来西亚取代中国成为最大的废塑料进口国,东南亚五国(泰国、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)的进口量增加到基准的3.62倍,成为主要的替代市场。印度、土耳其等国家废塑料进口也大幅上涨。英国《卫报》报道指出,2018年美国向泰国、马来西亚和越南出口的塑料垃圾分别激增近2000%、273%和46%。

  2019年5月,《巴塞尔公约》塑料废物修正案通过,将废塑料纳入管控框架,要求“出口国在运输受污染、混合或不可回收的塑料废物之前须获得接收国的同意”。

  在此背景下,由于接收了远超自身处理能力的塑料垃圾,东南亚国家的环境、民生受到严重影响,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系列“拒收洋垃圾”行动。这些国家纷纷出台限令,拒做发达国家的“垃圾场”。

  这之后,美国遂将目光投向了非洲。据美国媒体报道,2020年美国与肯尼亚开始贸易协议谈判,美方提出投资肯尼亚垃圾回收处理产业,要求肯尼亚放松对塑料制品生产消费和跨境贸易的限制,即事实上允许美国把塑料垃圾出口至肯尼亚。对此,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组织非洲地区成员弗雷德里克·内杰休说:“肯尼亚显然没有能力回收和储存数以百万吨计的美国垃圾……这对海洋生物、河流、土壤都构成巨大威胁,更不必说处理垃圾所排放的毒气。”

  今年3月,第五届联合国环境大会续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闭幕,会议通过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《终止塑料污染决议(草案)》。但是,该文件能否阻止美国等发达国家将塑料垃圾输出到发展中国家,以破坏区域公平性为代价的环境污染国际转移能否退出舞台,还有待观察。

  新的发展阶段培育了新的全球共识,但塑料废物治理需各国共同承担责任,尤其是发达国家。

  如果我们进一步追溯环境影响来源,将整体环境影响分为国内处理、交通运输、国外处理三部分,交通运输部分对环境其实影响最小,国外处理部分环境压力最为显著。研究人员通过分析环境压力影响因子的敏感性水平,发现塑料再生产效率(即1千克废塑料能够产生出再生塑料的量)对整体环境效应的影响程度最高。

  而作为塑料生产“主力”的发达国家,废塑料回收处理能力却明显不足。根据美国环境部统计数据,2018年美国本土塑料回收再生率仅为5.31%;《日本塑料产品、废弃物与资源回收2019》报告显示,2019年日本本土塑料回收再生率约为12.50%。因此,各国能否承担责任、废塑料产生后能否被有效回收利用,是影响全球环境水平的关键因素。

  清华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,减少出口、提高回收率等都是降低废塑料贸易环境影响的有效措施,各类情景可减少15.4亿~32亿欧元的生态成本,其中“出口量减半+回收率提升20%”方案效果最优。发达国家理应通过政策激励和财政支持,加强废物的属地化管理、提升回收率。发展中国家则需提高对处置外国废物的潜在环境风险的认识,制定有关限制政策,同时不断完善自身废塑料回收体系。

  为提升全球环境水平,改善发展中国家的环境现状,废物进口禁令势在必行。而长期的根本解决之道,必定是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加强属地管理,尽快构建完善的废塑料回收处理体系,增强自身消纳能力,共同促进全球范围内形成废塑料属地管理的新格局。

  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